80年代就吹起的「欧巴」韩风:细数姜育恆名曲和他在台走红的历

发布于:2020-08-11 分类:未来电视   

去年11月28日,姜育恆在台北小巨蛋举行了入行第31年的演唱会「遇恆.牵情」,而这也是他不再举办个人大型演唱会的告别之作,这才惊觉从光美唱片开始,姜育恆这位忧郁小生,已经整整在歌坛演唱了30个年头。

Z世代的人迷恋韩国的花美偶像,但是,在1970年代吹起韩流的时候,台湾疯的是韩国回来的忧郁男声,从刘家昌到孙情,从王自华到姜育恆,再到张镐哲,他们的眉宇间总是带着一丝忧郁,歌声中总是流露着些许沧桑。

或许是受气候凛烈,民族性刚强的影响,不管是华侨、或是土生土长的「欧巴」,这些歌手,不论形象或是歌路,总和当时台湾歌手的奶油小生截然不同,而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80年代初,姜育恆从韩国来台发展,在光美唱片所举办的歌唱比赛中,以一首罗大佑的歌曲〈恋曲1980〉崭露头角,也为他赢得与光美的一纸唱片合约。

1984年,光美唱片推出了姜育恆的第一张唱片《孤独之旅》,怀抱一把吉他,齐眉不羁的髮,深藏在墨色镜片下心事重重的眼眸,电吉他衬着略带蓝调的旋律,姜育恆沙哑的嗓音,吟唱着同名的主打歌曲,很快的掳获了寂寞少女的芳心,也吸引了青春期总爱强说愁的男性歌迷的注意。姜育恆的走红也带动了青少年配戴茶褐色近视眼镜的时尚。

80年代就吹起的「欧巴」韩风:细数姜育恆名曲和他在台走红的历

《孤独之旅》一炮打响了姜育恆的名号,几位当时同期活跃歌坛的男歌手,像是曹西平、徐玮、林禹胜、张海汉,甚至同门的麦伟林等人,走的全都是浓浓的日本青春偶像风。姜育恆落落寡欢的外貌,带着苍茫孤独感的歌声,反而在独特的定位下异军突起。受欢迎的程度,让光美很快的在同年底推出他的第二张专辑《什幺时候》。当红之际,像是中视的《欢乐假期》,华视的《双星报喜》等综艺节目,都常看见姜育恆的打歌身影。

姜育恆一连在光美出版了四张很受欢迎的专辑,这位孤独的音乐情人,以一首首的金曲,像是〈爱我〉,轻摇滚的〈串起又散落〉,蓝调的〈但愿常醉〉,抒情的〈最后的温柔〉、〈昨日梦已远〉,逐步奠定在台湾国语流行歌坛的地位。

1987年,或许是音乐人彭国华与光美的渊源,姜育恆加盟了当时在市场上声势浩大,充满新气象的飞碟唱片,成为与飞碟合作密切,由光美时期伙伴苗秀丽主导的开丽製作公司之旗下歌手。当时和滚石争霸的飞碟唱片众星云集,不仅资源丰富,几位颇富盛名的歌手,像是蔡琴、黄莺莺与王芷蕾,经由飞碟的重新企划和包装,再出发的成绩都十分亮眼,音乐型态更令人耳目一新。姜育恆加入这样一个令人期待的音乐製作环境,自是蓄势待发,全力以赴。

延续光美时期A&R(Artist and Repertoire,唱片公司下负责发掘、训练歌手或艺人的部门)所塑造的艺人形象,姜育恆加盟开丽/飞碟后的第一张专辑,就以一首梁弘志所写的歌曲〈驿动的心〉更上层楼。这首歌曲道尽这位异乡漂泊,浪迹天涯的游子渴望安定的心境,也让许多北飘的中南部人心有戚戚焉,迴响与共鸣不断。

从1987到1989年,短短的三年间,姜育恆就在飞碟出版了《驿动的心》,《一世情缘》,《跟往事乾杯》,《多年以后再回首》等四张热卖的专辑唱片,这几张专辑的标题歌曲,像是出自童安格的创作曲〈一世情缘〉,改编自长渊刚日文歌曲的〈跟往事乾杯〉,大手笔首赴中国长城等地拍摄音乐录影带的歌曲〈再回首〉,还有出自这些专辑里头的〈天天天天〉、〈唯一的期盼〉、〈像我这样的人〉、〈多年以后〉都成了姜育恆深受欢迎的歌曲。

透过开丽和飞碟的合作型态,以深化的音乐製作与企宣营造,让姜育恆的声势臻于顶峰,也开启了他的歌唱生涯中最为璀璨的飞碟年代。

1990年前后,姜育恆虽仍在飞碟维持着一年一片的发行速度,却也面临歌路及曲风定型而难以突破的困境。两张「心歌」专辑的经典重新诠释,和音乐创作人李子恆合作,以友朋之情为主题的《有空来坐坐》,都试图跳脱一路以来,过于孤独苍白的音乐路线。93年结婚后,接连几张描绘成熟男人心事的专辑,以及加盟福茂唱片,甚或重唱李子恆及刘家昌经典歌曲的专辑,都可感受到他力图转变的决心。

然而,随着千禧年唱片市场的快速崩盘,姜育恆再次遭逢人生逆境,远赴对岸发展,而甚少在台湾看见他的身影。不过家人的不离不弃,始终是他的最大精神支柱与后盾,藉由这些年在大陆演唱会市场的耕耘和努力,也让他的人生再次迎向曙光。

从1984年到2015年,孤独的音乐旅人,有了亲爱的老婆和女儿的同行,人生终成圆满。那年青春的风中,曾有他无尽的苍茫歌声陪伴,而今,伫立在落叶纷飞的台北街头,再回首恍然如梦,似乎也到了该重温姜育恆歌声的时候。



正文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