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荷兰大学生丢进银髮养护所:每位学生和25位银髮邻居变成麻吉

发布于:2020-07-11 分类:未来电视   

当大学生住进银髮养护所——拜访荷兰代芬特尔Humanities

今天我们来到老城代芬特尔(Deventer)拜访在台湾时就联络好的机构「Humanities」,这间独树一帜的养护机构因为首先创立让大学生与银髮族共居而声名大噪,我们想了解Humanities把大学生丢进银髮族中的神奇想法到底是如何诞生的。

「当一个好邻居」

「一开始是我们发现有很多比较小的房间,但小房间其实不太适合老人家住,在发想如何利用这些空间的同时,我们也想创造出让老人家与社会接触、让养护所变得更温馨、更有活力的可能性。」脑力激荡下,「学生住户计画」(student resident program)诞生。学生住宿在荷兰向来是个问题,飙高的房价对学生来说更是大负担。「我们想到,需要房间的学生或许可以利用『当一个好邻居』的方式,换取免费的住宿。」负责接待我们的「生活设计师」Peter说。

这个看起来极聪明的媒合关係,实际运作需要什幺样的思维模式呢?

「我们与学生之间没有官方的契约关係,原本曾经尝试和学校谈,让参与的学生可以获得志工或时数证明,但是我们的主管觉得很麻烦,还要通过层层关卡,所以我们就统统不管了,学生直接由Humanities管辖与聘雇。我们邀请学生来免费住宿,条件是每个月至少要花三十小时『当好邻居』(being good neighbors)。」没有按表操课的必做清单,没有一栏一栏的工作日誌需要服膺,唯一要求就是学生得加入Humanities大家庭「当好邻居」,乍看让人摸不着头绪的任务,也许就是Humanities出乎意料成功的关键。

Humanities採取信任的方式,相信学生们会用自己的方式,每个月当三十个小时以上的好邻居,而不是僵化地定期临检学生当好邻居的状况。「当好邻居」要怎幺当、每星期当多久,自己想!虽然每个银髮族邻居的联络簿上有空格可以给学生签到,「但你知道的,银髮邻居们其实很会讲话!」六个学生之一的Patrick眨眨眼说。

Humanities经过多次筛选,最后总共选出六位有良好沟通能力的不同科系大学生。「我们不会特别找医疗、社工等相关科系的学生,一方面主要的目的是希望银髮住户能多和社会接触,一方面也不希望造成学生的混淆,搞不清楚他们进来到底是实习?是住户?是陪伴者?还是学生?」

Humanities强调,学生进来就是单纯地当银髮族的好邻居。「我们会和他们一起出去,每周三有电影之夜,也会一起去散步,每次出门回来炸春捲都要买好多份,吃午晚餐也会一起吃。」

Humanities不想让养护所失焦,他们发现,以一百五十位银髮族住户来说,六位大学生是最合适的学生好邻居数目。只要把学生打散在每一层楼,每位学生就会和二十五位同一层楼的银髮邻居变成麻吉。「噢,有时候我在念书,对面的就会一直来敲门叫我和他一起玩!」其中一位学生愉快又有点烦恼地说。

「为什幺是三十个小时呢?」我们很好奇这里针对学生住户唯一一条规定的逻辑推演。「我们估算一般学生宿舍的每月房租是三百欧元,假设一小时『当好邻居』获得十欧元,每个月就需要三十个小时啰。」

世界各地流行「打工换宿」、「公益旅行」、「当志工」,Humanities为何要自创「当好邻居」这种说法?「如果说是当志工或打工,那就破坏原本的意思了!志工或打工都像是一份工作清单,你做完了其中一项就可以打个勾。但如果是邻居,那就难了。你只要住在这里,无时无刻都是邻居,没有工作清单可以遵循。」仔细想想,这不正是社会与生活的原始模样吗?而各种团体创立之初的团结互助本质,不也是从关心周遭开始?

把荷兰大学生丢进银髮养护所:每位学生和25位银髮邻居变成麻吉示意图,并非实际参访照片|

「两百多位志工带来的刺激不够吗?」一般志工通常是退休族群或五十岁左右,Humanities尝试塑造真正的「跨世代」。学生住户计画其实是双向学习,「以前学生看到银髮族一定会走开,搭公车时也会坐得远远的,现在他们逐渐习惯了,习惯了银髮族讲话和思考的方式。」从第一年就参与计画的学生说:「其实真的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听到很多故事,这间的爷爷参加过世界大战,这间的奶奶其实是印尼人……」问到一开始时有没有发生过沟通障碍,学生哈哈大笑说,他们的银髮邻居都很爱说话。

Humanities从一九六四年起就开始服务银髮族了,由于当时地价不高,Humanities因此握有相当大的场地,形成现今能用「租金换课程」的绝佳优势。一百五十位银髮族居民平均年龄从六十五岁飙涨到现在的八十六岁,最惊人的是有两百位志工、两百位员工(一百二十位全职、八十位兼职),数量几乎是住民的三倍。

Humanities把多余的空间租给不同的团体与组织,有运动健身、科技组织、志工组织等,希望这些各异其趣的组织能够发挥所长与创意为银髮居民做点事情,当作低廉租金的回报。这些团体会开办免费的课程,像是健身课、电脑课、文化课,或在Humanities举办活动,让银髮族与外界连结,带入新的刺激与能量。

「请容我们问,你们怎幺会有这幺多钱?」雅致的外观、整修乾净充满绿意的花园、每一层楼不同的角落装饰,Humanities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间非盈利的社会住宅。「Humanities的收入来自住户的社会保险,也就是说,保险公司会给我们钱。」这大概是东西方福利制度最主要的不同了。即便穷困,这里每个人的基本社会保险已足够让他们度过惬意的晚年。

「每年每一层楼都有一笔零用金,住户可以一起决定要办派对狂欢把这笔钱统统吃掉,还是整修公共空间,在春夏秋冬换上不同摆设。」这里的住户不只是被动地住在小隔间里,许多公共事务他们也可以一起参与和制定,这不只是生理上受到照顾,心理需求和精神也透过行使自主意识而获得了养分。

Humanities的特色是许多设施都开放给外人使用,未来他们甚至希望能变成社区的文化热点!涂满红黄黑旗帜的健身房里有小朋友在骑飞轮和打电动,大厅落地窗前的咖啡机免费提供给居民与访客畅饮,「只要你不是用大桶子把咖啡运回家,我们都很欢迎外面的人进来坐坐,为银髮住户注入新能量。」

就是不给钱

Humanities里有一辆双人式的半电动脚踏车,可以让银髮居民载行动不便的邻居一起出去兜风。下雨天,室内的电动脚踏车则带你驶入巴黎、罗马、阿姆斯特丹,会动的数位萤幕促进了银髮住户的使用动机。只要向柜檯预约,银髮居民就可以和小机器人zora跳舞、聊天、听它唱歌。「我们其实对于老人家与zora的互动感到很惊奇,因为平常叫他们做运动、甩手,他们常常不理我,但若是zora的话,老人家就会和它一起动!」Peter分享了他的观察。

「当初我们其实有足够的钱可以直接购买电动脚踏车,但我们告诉住户说,自己的电动脚踏车自己买。」于是住户们各显神通,编织、手工艺……大伙集资义卖赚钱。Peter补充:「这样银髮住户就会觉得这是『我的电动脚踏车』,也会更常去玩!」乍看是Humanities不想出钱帮住户买电动脚踏车,其实却是运用逆向思考,利用更少的资源,创造更多的精彩与故事。

前五分钟不准工作

Peter边走边和员工、志工、住户打招呼,转个身,一个坐轮椅的老奶奶按着冰淇淋喇叭滑过我们身旁,「这里不大,大家都认识彼此。」Peter愉快得意地说。走廊上,三幅画标誌着三个核心价值「love、togetherness、positive」。

最让我们想不透的是,Humanities到底是从哪里冒出这些温馨又有活力的奇怪点子呢?「需要潜移默化,也需要每年都训练员工。」住户愈来愈高龄,需要更多医疗资源,员工每年都要进修学习。这里没有僵化的规则,而是跟着核心价值走。

「我们对这里的清洁人员、帮忙人员说:『前五分钟不准工作!』我们不希望大家只知埋头工作,反而忽略了更重要的——了解需求。也许你只是进去帮忙擦窗户,但和住户聊了五分钟后就会发现,他觉得窗帘髒掉才是问题。」

Peter举例。「不只对员工,我们也希望培养出『free bird』志工,就像是我们在自家周遭会自由自在地到处探索,志工不是一直做同一种工作,认识别人也是重点之一。『free bird』希望志工flying in different building,能在cross road和complex situation间应付自如。」

生活设计师,一个压力太大的free-style职位

一如 Peter的职称「生活设计师」,这份工作没有固定要做什幺,完全是free-style,以至于另一位生活设计师因为压力太大而离职!喜欢与人互动的Peter却如鱼得水,每天到处走动观察,看看哪里需要改进,聆听大家的意见,解决沟通纷争。

当我们急于找寻「当个好邻居的唯一契约」、「租金换课程媒合社会资源」、「银髮住户集资购买电动脚踏车」、「前五分钟不准工作的员工守则」、「养护所变文化热点」的创意源头,Peter的工作就像是创意源头的缩影,从不设限的观察开始,不管法律与传统总之尝试下手,银髮养护所可以玩很大!

相关书摘 ▶三明治上班族别忧郁:没有升职希望,反而是美好人生的开始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李伟文的退休进行式》,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李伟文

我们可以不结婚,不生小孩,但是没有办法不老。而且我们不只想活得久,还要活得好。

正值壮年的李伟文,早已启动退休进行式!

台湾的老化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得全世界史无前例,面对这个全新的超高龄社会,我们应该以新的眼光看待退休。而终将来临的老年与死亡,也绝对是我们这一生最重要、无法逃避的课题。

以「一生玩不够」为座右铭的李伟文说,不管我们现在几岁,都应该为自己退休后的生活预先準备,在来得及的时候将手上拥有的资源(金钱与时间)安排在对的地方,十年、二十年后,才能随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时间与生活,甚至行有余力帮助年轻人,影响整个社会。

如何预先打点「第二人生」的各种生活面向如财务、住家,如何「健康的长寿」,如何活得快乐又充实……生命阶段不断转换,所谓的「退休进行式」就是永远在準备与进行中,永远没有真正的退休,只要懂得调适心态与妥善準备,人人都能活得老又活得好!

把荷兰大学生丢进银髮养护所:每位学生和25位银髮邻居变成麻吉

正文到此结束.